诸葛亮与河东的历史渊源
2019-03-15 11:22:02 | 来源:365bet安全吗_安卓手机如何进入365bet_365bet月回馈28元 | 编辑:吴琪萌

村民樊作林(右二)、樊双明(右)向记者介绍武侯祠遗址

      说起武侯祠,人们一般会想到四川成都武侯祠,有的人还知道河南南阳武侯祠,其实,在河东也曾有一座规模宏大、气势雄伟的武侯祠。这座武侯祠坐落在临猗县孙吉镇天兴村(天兴村古属汾阴县,北宋时汾阴县改为荣河县,1954年荣河和万泉合并为万荣县,1972年天兴村划归临猗县),遗憾的是上世纪50年代,由于各种原因,该祠被毁。值得庆幸的是,依托该祠形成的千年古庙会流传至今。

      天兴村为何会有武侯祠?诸葛亮与河东有着什么样的关系?除了天兴武侯祠,河东还有哪些与诸葛亮有关的遗存……时值隆冬,记者走进了天兴村,寻访遗迹,探究缘由。

      ◆史料记载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河东博物馆原馆长王泽庆曾撰文《诸葛亮是河东人》,文中,他援引编纂于1538年的明代《荣河县志》,该志中记“诸葛亮生于荣河天兴,长在寺底”。
      明《荣河县志》,宋纲主编,载:“诸葛武侯庙,在县城东南三十里天兴村。世传武侯生于天兴,长在寺底,即今庙址。在寺底村亦谓有武侯墓之庙。”宋纲按:“(诸葛)亮生于天兴,长在寺底。及考通鉴琅琊人。亮寓居襄阳隆中。谓之曰寓居,则生斯长斯或可信也。一说天兴村古亦称琅琊(称琅琊荣<荣河县>耆宦所述者)。”
      除此之外,临猗县总工会原干部、天兴村人马自成和孙吉镇原人大主席孙青贤等也搜集整理了诸葛亮与河东关系源远流长的各种史料。
      《山西通志》卷一百六十六祠庙三载,“武侯庙在南三十里天兴村,庙中有砖塔高丈余,居人议毁之,有驹儿者手持器坏其一隅,内有石碣约二尺许,刻之,‘若是塔儿破,定是驹儿来’。字迹苍古,居民复正”。卷一百七十三陵墓二,“汉丞相诸葛亮墓相传在县南三十里天兴村”。
      《蒲州府志》卷三古迹篇:“荣河塚墓之有诸葛武侯、张仪……”卷四坛庙篇:“以武侯之贤与其功,人宜有祀,后主犹不许者……予寻诸志,淫祠颇存……”
      《万泉·荣河县志》卷十二载:“诸葛武侯墓在县城南四十五里之天兴村。”又载:“张仪冢在县东南三十里。《府志》曰:荣河冢墓之有诸葛武侯及张仪……”
      山西图书馆保存的《山西夸奖圣人歌》中:“荣河县内出汤王,后出一人诸葛亮,万里八卦晓阴阳。”
      不仅史料有记载,孙青贤还从戏曲唱词中找到了颇具价值的线索。1993年,临汾地区三晋文化研究会编印的《蒲州棒子传统剧本汇编》收录了《讨荆州·甘露寺》一剧。该剧本中乔玄有一句唱词:“我皇叔说起他的孔明先生,本是荣河天庆村人氏。复姓诸葛名亮字孔明……”(这里的“天庆村”即“天兴村”)
      明末清初的蒲剧南路戏上八本《火攻计》之“舌战群儒”,诸葛亮上场唱:“家住荣河在天兴,幸遇先主识卧龙。孙刘破曹三分定,全凭舌辩立奇功。”国家一级编剧杨焕育对此有研究,而且该戏久演不衰,深受观众欢迎。
      不仅如此,在天兴村还流传着诸多诸葛亮“生于天兴,长于寺底”的故事,马自成还自筹资金,主编出版了《诸葛亮与天兴村》一书,这些可为人们了解诸葛亮与河东的关系作一参考。
      ◆流传千年
      采访当天,在孙青贤、马自成及天兴村村民樊双明、樊作林等人的带领下,记者来到天兴武侯祠遗址。令人惋惜的是,遗址上现仅存有一面土墙。虽然无法看到曾经武侯祠的壮景,但上了年纪的村民都还记得武侯祠的原貌,樊双明根据记忆还原了武侯祠,并制作成图。
      从图中可以看到,被毁前的武侯祠,有山门、东(西)廊房、武侯祠、东(西)戏台等建筑。当然,从山西省社科院研究员马斗全刊发在《山西日报》上的《天兴武侯祠概述》也可见一斑。
      “山门两旁各有一棵罕见的古柏树,西边那棵树身倾斜向前,东边那棵挺拔而立,高数丈,须三人才能合抱。两棵大柏树一斜一挺,好像两员大将守护着庙门,为古庙增添了幽静而神秘的色彩。而三人方可合抱之古柏,则充分说明了该庙历史之悠久。”
      “……武侯殿是三间大殿带穿廊,廊下左右各放一铁鼎,高五尺,大而精巧。进入大殿,肃穆壮观,雕梁画栋,五彩缤纷,诸葛武侯神采奕奕、威严端坐神龛正中,周围为龙飞凤舞与战车飞奔、马跃枪击等战争泥塑,多姿多态,十分壮观神奇。殿前左右站像,是得诸葛亮真传的姜维和杨仪,恭然而立。大殿东边,盖有廊房数十间,殿西围墙下有厢房多间,逢庙会时供商贾摆卖布匹百货之用,以免日晒雨淋……远远望去,庙宇高耸,苍柏掩映,郁郁葱葱,近则风声嗖嗖,香烟缭绕,铃声叮当,好一派威严的气象。”
      河东古代祠庙众多,为何唯独在天兴村建有诸葛亮祠?王泽庆揣想,与诸葛亮后代迁居河东并在晋为官不无关系。“诸葛亮的孙子、诸葛瞻的次子诸葛京,迁移至河东,在晋为官。初为郿县令,后为江州刺史。”(《三国志·诸葛帝亮传》裴松之注)
      为什么诸葛亮的后代要迁往河东定居?而不是山东琅琊阳都。在王泽庆看来,中国传统习惯,后代认祖归宗,愿祖辈魂归故里。有可能诸葛京在晋为官时,回到河东天兴祭祖,将诸葛亮衣冠、遗物等葬到天兴,后便在天兴建立诸葛亮祠。
      虽然天兴武侯祠建于何时并无志书记载,也无实物考证,但依托武侯祠兴起的古庙会流传至今已逾千年,名气很大。每逢庙会之日,秦晋豫三省八县商贾云集,物资交流;数百里乡民赶会朝拜,人流如潮,盛况空前。马自成介绍,古庙会每年两次,一次是农历二月二十一,一次是农历十月初一,巧合的是,陕西岐县五丈原纪念诸葛亮的庙会也是二月和十月两次。
      樊双明告诉记者,村民樊旺存1958年到辽宁沈阳培训时,当地有人问他是哪人,他说山西荣河天兴的,对方立马说道,那是诸葛亮的村子。对此,樊作林也很自豪,1958年他在河津吕梁山上干活时,有人问他是哪儿的人,他就说是诸葛亮村子的,大家都知道是天兴村的。
      ◆时代擘画
      除了武侯祠,天兴村独特的地理位置亦为其悠久的历史文化注入了源源不断的活力。
      《蒲州府志》载,天兴村曾是“汾阴古道”的铺舍驿站。有关汾阴古道的记载,最早可以追溯到《史记·秦始皇本纪》,“汉时,临晋(今陕西省大荔东)太原道”“汾阴道(今万荣县西南)”“虞坂茅津道”等已成为晋秦豫往来的交通要道。汾阴古道是由山西通关中的必经之道,“是汉武帝遂自夏阳东巡汾阴的必经之路”,后土祠自西汉至宋,先后5个朝代8位皇帝19次亲来祭祀,可以想象汾阴古道当时是多么的兴盛壮观、作用非凡。
      时值2016年,孙吉镇农场平田整地时,于天兴武侯祠正北200米处发现一宋墓。该墓整体布局完整,砖雕彩绘精美,是研究宋代墓葬文化、绘画艺术及社会文化审美意识的重要物证。为了保护好这一珍贵的宋代壁画墓,运城市委、市政府将宋墓整体搬迁至芮城永乐宫。
      绵延千年的汾阴古道、时代果园的自然风光,西连万荣后土祠、傅作义故居,南到吴王古渡、临晋县衙,东至李家大院、孤山景区……走进新时代,面对丰富的人文遗存,山西省人大代表、孙吉医院院长严耀国,天兴村党支部书记樊义刚等人,决定依托武侯祠大力发展农文旅融合产业,建设田园综合体,为乡村振兴插上腾飞的翅膀。
      天兴村开发乡村文旅产业,有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和文化优势。这里三月千亩桃李花开,四月万顷果花飘香,五月麦田金浪翻滚,九月十月核桃、苹果满枝迎客,极易吸引游客为产业添光加彩。
      天兴村有诸葛亮儿时的传说故事,加上孔明后裔“内移河东”的铁史,千年赶天兴庙会习俗,这些毫无疑问都是极有价值的旅游资源。另外,天兴村有黄河村庄独有的民俗,有很多民间艺术可以展示民俗风情。
      孙青贤告诉记者,建设武侯祠文化景区要突出“智慧”,因为诸葛亮本身所具有的精神和气质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道德伦理标准,人们对他的敬仰和感佩,由仰慕到祭祀、由现象到文化,是对优秀文化的传承,更是对美好生活的期盼和向往。
      特别是诸葛亮身上体现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忠诚献身精神,“不使内有余帛,外有赢财”的勤勉廉政精神及“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高尚品德,正是社会之需、时代之需,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打造天兴武侯‘智慧’文化景区,不仅是为了纪念三国杰出的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诸葛亮,它还承载着‘汾阴古道’辉煌壮观的历史,讲述着河东商贸发展的盛况,与解州关公‘忠义’文化、永济西厢‘爱情’文化、李家大院‘仁善’文化、盐湖舜帝‘德孝’文化等相得益彰,互为补充。”樊义刚说,“借助时代东风,融入全域旅游发展,天兴一定会迎来新生,焕发出前所未有的魅力与活力。”  (记者 景斌 薛丽娟)